惠普密会巨头,广达、鸿海也为万亿元订单奔赴清境农场

  • yuabzx.cn   来源:梦梦网   2020-08-06 05:52:56  
车行上清境农场的路,一个拐弯,就能见到欧式民宿“老英格兰庄园”。 庄园外,是壮丽的山景;庄园里,则是恬静雅致的欧洲情调。2010年才开张,已经是游客的大热门,连新人都爱在老英格兰里,拍下一生的纪念照。 但9月2日这天,气氛却有些不一样。 为了晚上的一场盛大宴会,大货车一早就从山下载来了气派的大圆桌,工作人员赶紧搬到庄园旁,在独立的宴会空间“莎士比亚大厅”里架设;穿着绣有HP(惠普)深蓝色制服的员工四处奔忙,张罗着旗帜、指标,确认动线,在悠闲惬意的游客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搭大巴士上山……连被告的友达,也由彭双浪出席 午时,艳阳消失无踪,空气中飘起薄雾,眼看就要下小雨,远处的山景迷蒙,但惠普“高瞻远瞩腾风云”的蓝色旗帜,却在老英格兰庄园里,四处随风翻扬。 下午3时许,重头戏终于上场。 “到了!到了!”无线电那头语气急切,工作人员赶紧捧着装满房间钥匙的篮子,急奔而去。突兀的气氛引来游人好奇趋前询问,惠普员工笑笑解释:“等一下你会看到很多电视上的人喔!” 庄园的另一头,一辆大巴士缓缓驶入停车场,鱼贯走下车的游客,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中午在台中法式餐厅用餐时,大家都喝了一点小酒,此刻他们的心情愉悦、轻松。 但再过一会儿,气氛就要转趋严肃了。因为这个团体不是普通人,主人是惠普总部计算机供应链副总裁史奈德(Eric Schneider)等人,座上宾则是广达副董事长梁次震、据传是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接班人的事业群总经理简宜彬、英业达董事长李诗钦、纬创董事长林宪铭、台积电资深副总经理暨信息长左大川以及和硕联合科技总经理程建中。 就连8月19日才被惠普显示器部门副总裁兼总经理金恩(Jun Kim),向旧金山联邦法院提告“违反反托拉斯法”(Antitrust Law)的友达,也由实质掌权的执行副总经理暨显示器事业本部总经理彭双浪,代表出席。 这7家去年营收合计超过6万5千亿元的重量级台湾电子公司,位居管理要津的高层齐聚,可不只是为了到耗时9年才盖好的老英格兰一游,他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而来。 惠普接下来的策略,到底是什么? 8月18日,全球第一大计算机品牌惠普总裁李艾科(Léo Apotheker)宣布,计划将市值约90亿美元的个人解决方案(PSG;即个人计算机)部门切割出售,开价120~130亿美元。隔天,惠普股价重挫两成,逼近6年来新低,市值蒸发120亿美元,恰巧,就是它开出的价码。 8月底,惠普第二号人物紧急出面灭火,个人解决方案部门执行副总裁布雷德利(Todd Bradley)出面澄清,计算机部门倾向分拆、独立运作,而非卖给竞争对手。 然而,全球惠普客户、供应商、经销商、甚至台湾与中国大陆政府的神经,已经被触动。对未来深深的不确定感,激荡起恐慌、不满的情绪,逐渐蔓延。这样的关键时刻,大家都想听听,惠普到底要说些什么? 包下一半饭店……例会变密会,宾客名单保密到家老英格兰的这场聚会,原本是惠普为了与供应商老板们联系感情而举办的年度活动,在台湾,今年是第二次。老板们可以携家带眷,例如梁次震夫妇与两位女儿同行,程建中、李诗钦、彭双浪、左大川也都有太太作伴。 早在两个多月前,惠普就订好房间,包下了老英格兰一半的房间以及独立的会议室大厅。然而,宾客的名单保密到家,迟至最后一刻,经惠普总部同意之后,才送交给庄园主人。 在8月18日李艾科的发言后,老早就受邀的大老板,还以为会议要取消了,最后却收到“如期举行”的通知。好奇心加深了他们参加的意愿,即使原本互为竞争对手,在这当儿,也要团结一致。 最近正为了英华达10月将并入英业达,整天在台北、上海来回奔忙的英业达董事长李诗钦,本来累得不想来了,但惠普兹事体大,一定要上山走一趟。 员工不准靠近……CEO鼎峰会,惠普只重申老话 而对供应商、客户的邀约,几乎一概推辞的左大川,这回也难得点头参加,直说就是为了“惠普(分拆)的大事情”而来。 下午4点,此行的关键会议:CEO(执行长)鼎峰会,终于上场。 独立隔间的会场外,惠普的员工严阵以待,靠近会议室的路口,几乎都有人员驻扎。近乎包场的形式,连老英格兰的员工都不得靠近,更遑论其它外人。 两个月前订下的开会主题,原本是因三·一一大地震、供应链一度大乱而引发的“风险管理”(risk & management),协调如何优化供应链。史奈德在台上开场,给大家温习刚刚在车上的几个笑话,台下的大老板们大笑回应,但心里不约而同想问的是:决定,到底是什么? 史奈德虽然是供应链部门最高主管,却也只能重申“只分拆、不出售”的指令。没有太多惊人之语,因为是由半个月来李艾科、布雷德利的谈话拼凑而来。惠普内部尚未形成共识,就草率对外宣布“出售计算机部门”的重大决定,在全球引发了无可挽回的大地震。 同一时间,清境农场160公里外,台北的经济部。 惠普是全球第一大计算机品牌,握有一年6000余万台计算机的订单,广达、鸿海、英业达,是惠普目前最主要的三家ODM(委托设计制造)代工厂。而惠普也是英业达营收占比5成(以10月合并英华达后的营收为基准)、影响广达约25%、鸿海约10%营收的大客户,任何一个策略,牵动的都是台湾上万亿元的产值。 多年蝉联“对台湾采购第一名”的惠普竟然“不玩了”,不要说令上百家供应链厂商胆寒,连经济部都焦急起来。刚结束在中国大陆对当地政府、员工与客户的“安抚”行程,这天,忙着灭火的布雷德利,风尘仆仆地赶往经济部,与部长施颜祥会面,强力保证对台湾的投资不变。 此行,布雷德利也赶往台湾惠普公司,与内部员工沟通;拜会经销商,大声疾呼,惠普的“服务、承诺、责任”将持续“三不变”,要大家安心。他并表示,这次计算机部门分拆,将会如同1999年惠普将自动化系统、测量仪器等业务,独立为安捷伦(Agilent)公司一般平顺。 布雷德利允诺,个人解决方案部门的去向,最终决议将在年底宣布。但不安的情绪,还是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神秘晚宴开始……门外堵到李诗钦,大叹度日如年[!empirenews.page] 不安与不满的情绪,一路蔓延到南投清境农场晚7时开始的密会晚宴。 在挑高5米半的莎士比亚大厅里,席开三桌。厅外是仿效英国都铎王朝时期,华丽的雕塑与水池建构的花园,一般游客只能隔着这偌大的花园眺望,一窥觥筹交错的热闹气氛。 会场内,2011年3月刚上任的台湾惠普董事长王嘉升,与惠普亚太区国际采购总经理萧国坤,尽责地扮演好主人的角色;会场外,惠普的员工把守大厅入口,护着宾客不被打扰。老英格兰主人罗介鸿也守在门外,照顾这群贵客们可能的需要。 本刊记者在门外守了6个多小时,从白天到黑夜,从飘雨到寒风,终于有了第一个突破。 李诗钦在罗介鸿的陪同下,信步走往记者守候的座位区,欣赏主人从欧洲一箱箱货柜搬运回台的精致家具与摆设。机不可失,上前表明记者身分后,李诗钦坦然面对,告诉我们供应商共同的心声。 惠普的决策不明,让英业达短短两个星期内,市值减少了12%不说,李诗钦还每天都被员工、供应商、媒体追着问进度。本来为了10月英华达要并入英业达,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他,这下子更是“每天都度日如年”,他大叹。不过他也说:“不只是我们(指供应商),(惠普的)客户抱怨更多!” 一整天谈下来,李诗钦总结供应商们的三大建议:一是惠普的决策一定要再更明确,而且要快;二是决定以后,一定要有配套措施;三是要有长期承诺的决心。“(惠普是)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品牌,牵涉到的是整个产业,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而已,”他严肃的说。 对于惠普原本“12到18个月内做出决定”的说法,李诗钦直摇头说:“既然已经对外宣告了,就赶快做决定,不管好坏,我们才好面对。拖延,这是最糟糕的!” “我们赞成(惠普)赶快决定,否则供应商就算有共识、摇旗呐喊也没用,”惠普没有动作,李诗钦也只能等,“该面对还是要面对,但我们目前没有答案。”从1995年就跟康柏(Compaq)、惠普合作至今,现在是李诗钦对惠普最没有把握的时候。 尽管是在风景宜人的清净高山上,李诗钦忧心未减:“我们不是来玩的。” 李诗钦回到晚宴现场?,惠普员工的防堵,更严密了。直到晚上十时晚宴结束,宾客陆续走出大厅,才又有了接触机会。 10点晚宴结束……惠普越补越虚,老早预见转型 被惠普员工一路护卫的梁次震,面对询问,笑笑的说:“我一直很安心啊!从来都不担心(惠普分拆的事件)。”但被问到有无因应之道时,却也只能无奈的说:“他们(惠普)要有动作,我们才能应变。” 2011年因伟创力(Flextronics)退出笔电代工市场,原本的订单分散释出,让纬创的惠普接单显著增加。没想到,被法人视为纬创明年营运成长动能的利多,一下子变成“悬而未决”,让林宪铭不禁也要说:“(惠普策略)太vague(模糊)了!” 其实,这一天,几位老板们也早已预见。 打从2002年合并了康柏后的惠普跃为个人计算机龙头后,挟着庞大的订单量,惠普总是能让供应商与代工厂在毛利上头让步,其“抠门”的程度,常常令供应商游走于损益平衡边缘。过去两、三年,惠普、宏碁大玩价格战、抢市场,更是把这样的恶性循环,推到极致。 这样的痛,梁次震与广达董事长林百里最清楚。 2010年,惠普改变供应链策略,将消费用计算机(零售市场)订单,从以往的平均分散,改为集中下单给广达,以量制价。惠普的订单,虽然贡献给广达3000多亿元的营收(占总体三成多),却让广达去年的毛利率逐季下降。 2010年第一季,广达的毛利率虽然远不如前一年同期的5.8%,总算还有4.1%水平;但大吃惠普订单后,一边是客户砍价不手软,一边是中国大陆人工、税负、原料成本无一不涨,结果订单“越补越虚”,广达去年第四季毛利率只剩下2.8%。 “2011年算是企稳了(回到3.5%),但这让高层深自检讨,经济规模带来的边际效益快速递减,还要这样接单吗?”广达内部表示。 计算机硬件的获利越来越不好,“我是预期每家公司都要转型,大家拚命杀价,一定是最后物极必反,会出很多问题,”李诗钦说,现在有问题的,也不只是惠普一家,“每一家都多少有一点问题,只是长短期策略一定要兼顾,因为我们要对员工与供应商、投资人负责。” 李诗钦最为焦急,因为英业达是惠普平板计算机TouchPad的独家代工厂。偏偏惠普8月18日才大声嚷嚷,要终结平板计算机的生产线,没隔几日,果然就把7月原本一台卖499美元的TouchPad,用99美元的“跳楼大拍卖”价格清仓。结果引发全球消费者疯狂抢购,立刻登上亚马逊(Amazon)网络商城排行榜的前几名。 没想到,这下子惠普高层却见风转舵,对之前的决策改口为“考虑恢复生产”。大家把镜头又拉回到独家代工的英业达身上,但李诗钦对平板计算机的订单到底来不来,却也摸不着头绪,“还没看到”。这才急切希望,惠普能早点做出决定。 “大家都有压力,这是迟早的事情,(惠普转型)晚来不如早来,只是处理过程,应该要更仔细。”李诗钦语重心长的说。 满腹问号下山……大老板能做的只有一件事:等 舆论界有人疾呼,台湾政府与其焦急的任人摆布,倒不如学学韩国政府,出面整合三星与LG,合力发展软件的模式时,一向关心生态平衡的林宪铭,大摇其头说:“还是不要用政治手腕来干涉经济活动比较好。” 虽说如此,台湾与对岸的重庆市政府,却不得不担忧。惠普3年前宣布进驻重庆,广达、鸿海、英业达等6大代工厂、零组件厂也一同“西征”。重庆市政府还透过对厂商高额租税优惠、运费补助,对消费者“购买重庆本地生产的笔记本电脑”进行补贴等方式,希望打造全球最大的笔电生产基地。这下子,却不知所措了。 全球供应链、经销商、还有员工的不安与骚动逐渐扩散,在南投山上与会的要角们,没有一位愿意批评惠普8月以来的决策是不是过于草率,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为何一家雄踞全球计算机品牌龙头、总市值约500亿美元的大公司,会如此匆促行事。 惠普是否能如自己所允诺的,在年底前让计算机业务的动向尘埃落地,即便身经百战、见过大风大浪,这群台湾重量级电子公司的高层在南投山上齐聚一堂,能做的也只有一件事情:等! 这一趟旅程,对这些高层们来说,或许,老英格兰的欧洲建筑风格与精品摆饰,还有南投清境的好风光,才是他们最大的收获。行程终了,还是得带着满腹的问号与不安下山去。( 撰文:王毓雯,《商业周刊》) [!empirenews.page]【小资料】惠普作东,大咖宾客名单曝光 英业达董事长李诗钦 占HP出货比25~30%,独家代工HP平板计算机 广达副董事长梁次震 占HP出货比25~30% 鸿海副总裁暨事业群总经理简宜彬 占HP出货比25~30% 纬创资通董事长林宪铭 占HP出货比约5% 和硕联合科技总经理程建中 占HP出货比近5% 友达光电执行副总经理彭双浪 笔电与显示器面板主要供应商 台积电资深副总经理暨信息长左大川 和HP互为客户,是HP企业软件主要客户 惠普收旗帜,就怕被采访 活动第二天一早、还不到8点半,彭双浪夫妇与林宪铭就各自提前离去,没有参加拍卖官陆洁民主持的“艺术赏析”。也许是前一晚巧遇记者的意外,这一天惠普的人员特别紧张,一早就把“高瞻远瞩腾风云”的惠普旗帜收掉,所有人员的识别证也都取下,从前一天的高调,转为低调。 有趣的是,午餐时,这群贵客又遇上台湾高铁主办、10多人的旅游线媒体参访团,还在同一个餐厅用餐,更让台湾惠普的工作人员精神紧绷,不过这群贵客似乎并未被认出来。用餐完毕,梁次震夫妇坐上两位宝贝女儿的车,先行离开。其它人则搭乘大巴士,踏上返途。 值得一提的是,简宜彬与王嘉升等一行四人,没有跟着大家回台北,却是转往台中,打算参加9月4日一早举行的“日月潭万人泳渡”活动。简宜彬过去一向以没日没夜认真工作的形象著称,但私底下的他,大概就是靠着游泳等运动纾压,才有能力扛着鸿海上兆元的业绩努力往前跑。 CEO鼎峰会是重头戏——惠普清境农场密会2天1夜行程表 10:00集合搭高铁前往台中 11:10台中法式餐厅乐沐用餐 单人套餐价3900元 15:15抵达清境农场老英格兰民宿 房价每晚18000元起 15:30CEO鼎峰会 惠普计算机供应链副总裁史奈德主持,女眷参加芳疗讲座 17:35“摄影的艺术”讲座 由热爱摄影,开过摄影展的惠普亚洲区国际采购总经理萧国坤主讲 19:00晚宴在大厅席开3桌,吃3小时 07:30早餐 08:30登山健行活动 10:15艺术讲座 台湾画廊协会资深顾问、拍卖官陆洁民主持 11:00老英格兰民宿建筑风格导览 12:00午宴 餐后搭高铁等返家